2010年11月15日星期一

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 - 陳敏兒和廖啟智的見証

(摘自-時代論壇2001年人物訪問)


夫妻兩人攜手經歷信仰是最美麗的「紅地毯」景象,聖經多處都暗示或明示,這才是受祝福的婚姻。然而,不是每個基督徒都如此幸運,我們熟悉的資深、演技精湛的藝員夫婦陳敏兒和廖啟智就是一例。


敏兒婚後才回轉返回耶穌身邊,智叔卻遲遲未信,約七年苦候的日子裡,敏兒只有不斷的期待、不斷的流淚。她肯定地說:「與不信的人一起,是要付沈重的代價。」後來,在一次經歷,神問了敏兒一條問題:「你為何如此動怒,你是怕走我的路孤獨,才要他信我麼?這是我和他兩人之間的事,與你何干?」敏兒頓時醒悟,放了手,兩個月後廖啟智卻在從容不迫下決志信主。


敏兒和智叔可說是娛樂圈中的模範夫妻,兩人在無線藝員訓練班邂逅後,便墮入愛河,拍拖八年後結婚,至今結婚已十四年,期間從未傳出緋聞。敏兒也說:「他很愛我。」看著智叔對著敏兒的溫柔目光,又不時抱抱、親親三個精靈可愛的兒子,幸福之情不用言喻。那還有甚麼苛求?


然而,婚後兩年,敏兒重拾中學時期決志相信的基督教,開始投入教會生活,她的生命起了變化,智叔卻是旁觀者。敏兒深切冀盼丈夫可分享這份喜樂,不斷邀請他返教會、佈道 會,一個一年、二年、三年…… 他仍未決志,崇拜時依然間中打睡、對精彩的講道也無動於衷、談信仰時似明非明。


敏兒:「你急佢唔急!」


等候的日子裡,敏兒十分焦急,但智叔卻平淡地說:「起初情緒上有小小抗拒,但禮貌上應該陪下佢去!」兩人就是處身在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。敏兒說:「個陣時都唔知流過多少眼淚!」雖然,教會弟兄姊妹沒給敏兒壓力,但壓力卻來自自己。「信仰生活是充滿掙扎的,每天都有不同的拉力,不可與另一半分擔是很辛苦的。」


正因為這份壓力,敏兒不時發脾氣、板著臉。「我諗佢當時都受唔少苦了!」俏皮的敏兒盯著智叔說。然而,敏兒的著急是為了甚麼的緣故?是一句聖經金句?是怕智叔的靈魂不得救?還是為了自己?一次的經歷令敏兒醒悟過來。婚後九年,當時智叔還未信主,敏兒和一班教會的姊妹查經,其中一位分享時哭成淚人,埋怨道:「神呃我!我聽佢話嫁個基督徒,點知佢同其他非基督徒冇分別:賭錢、飲酒...若果佢同神關係好d,我就唔會咁軟弱,可以扶下我!」


當頭棒喝,敏兒醒覺,原來自己和那姊妹一樣,一直期望老公信主,是要他「扶她一把」,要他令自己在信仰旅途上不感到孤單,滿足自己。敏兒知道,這是不純正的動機,必然注定失望;智叔是否信主,是神和他兩人之間的事,與她無關,神自會帶領。


敏兒在神面前懺悔,終於放手,不再執著。


豈料,兩個月後,慕道多年的智叔,在教會佈道會上感到是時機,決志信主。那年是他們夫婦兩人婚後的第九年,智叔送給了一份最珍貴的禮物給敏兒。在場的弟兄姊妹紛紛感動落淚,但一向眼淺的敏兒卻十分平靜,沒流下一滴眼淚,只禮貌地上前道賀。敏兒清楚知道,決志信主只是整個信仰歷程的開端,「好戲還在後頭」。神教懂敏兒放手、交託,由祂來帶領,她便馴服地看著這個「細佬」慢慢上路。


路是可以一個人走,但兩人一起走總是比較開心的。敏兒終可感受到同負一軛的實在,尤其在敏兒懷著老三諾諾的時候最為深刻。他們的么子諾諾已七個月大,雙眼如敏兒般大。不過,敏兒說,懷著諾諾時,一次超聲波檢查,醫生懷疑他可能沒有手指,她嚇壞了,即使祈禱也平伏不了心情,反而信仰歷程比她短的智叔卻十分平安,反過來安慰她說:「神會聽禱告的,不用擔心。」敏兒感到,上帝直接牧養智叔,他的信心比她還要大、還要單純,他便成為敏兒信心的依靠。就在第二次的胎前檢查,諾諾發育健康正常。


不經不覺,智叔已信主五年,敏兒說,最大的改變就是彼此更懂得包容,懂得控制脾氣, 這也挽救了他們的婚姻。智叔信主前的一段日子,敏兒為了兒子的緣故,由沒要求的性格變成許多要求、執著,一時間兩人都不適應過來,經常磨擦,造成許多傷害。但智叔信主,參加查經班後,敏兒感受到智叔對她的原諒和包容,兩者之間的傷痕更隨之而逝。神介入了他們的關係中。


其實,間中也有姊妹找敏兒尋求意見,應否接受非信徒的追求。「情到濃時,她已經不要Yes or No的答案,每次都是分享自己的經驗,由她來自己選擇。」她說:如果要做一個掛名的基督徒,你即管可以接受非基督徒為伴侶;但如果你與神是深交的,便要有心理準備,你將不可與最愛的人分享生命最寶貴的東西,這是很大的痛苦。」


她強調,聖經所說的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,是可信的,如果選擇走這條路便必須付上代價,十分公平。


智叔:「基督教最簡單,你信就得架啦!」


大小螢光幕上的廖啟智,演技出神入化,生鬼活潑,但現實裡的他卻很少說話,只是不時含情脈脈看著太太,細心聆聽。智叔曾就讀天主教小學,此後就沒有接觸過基督教,直至遇上敏兒。他一直認為有困難、軟弱的人才需要信仰,沒問題的他並不需要。但與熱心追求信仰的太太一起生活,即使自己無心,也不經意地把基督教導聽進耳裡。「從來沒有壓力,如有壓力,信主也冇用。」智叔說。敏兒就是喜歡智叔這種不易受人影響的性格。


問智叔為何信主,答案很簡單:「我信世界是由神創造的,而咁多宗教裡,基督教強調耶穌是唯一的真神,基督教又很簡單,只要信便得救。」「基督教許多著數,難處不用你去承擔,總會給你出路,將d野放下就得!」簡單信仰的背後,其實也有點點滴滴的經歷。多年前,智叔和敏兒搬進了一間連天台屋的單位,後來才知天台屋是僭建,屋宇署把它清拆,屋頂上留下個大孔,適逢太太在台灣拍戲的一天,天昏地暗,智叔在門外看著天,又看著自己的屋,知道將要下大雨,家將會水浸,自己卻甚麼都做不到,那次,他深刻感受到人的限制。智叔就是這樣,說話裡,你不會聽到「很感動」、「祂愛你」、「為你而死」等字眼,很平淡、很簡單,任由神陶造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最近文章